欢迎光临衡水金盾门业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防爆门首页 > 公司动态 > 美国核辐射避难所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公司新闻

美国核辐射避难所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近日,美国纽约市大大小小的辐射避难所又重新引起了人们的关注。20世纪60年代,核战一触即发,美国联邦政府在纽约斥巨资建造众多辐射避难所,但不久后就因资金不足而暂停。近两万个避难所逐渐变成了零散的城市仓库,而纽约市政府至今无权拆除。

那么核辐射避难所是个怎样的地方?

在整个冷战期间美国的国防战略是威慑:保持足够的抗衡性军事力量,以阻止苏联发动攻击。然而,美国的政治家和其他人继续寻找民防的解决方案,他们的努力在20世纪50年代末期和60年代初期达到了顶峰。

当美国联邦民防管理局局长米勒德·考德威尔随意地宣布要为每一个美国人提供避难所时,这给该计划造成了一个糟糕的开局。其成本显然是负担不起的,因此它一直处于规划阶段。后来的规划者们认识到,除非公民个人出钱建造,否则他们不会拥有核辐射避难所在合战时保命。

1951年至1953年,美国国会为民防计划提供了微薄的资金——只有杜鲁门总统申请资金水平的10%。该计划集中于将公共建筑物和地下设施改造为双重用途的避难所、建立攻击预警系统、储备物资和进行公民教育活动。

1955年美国原子能委员会宣布,当遭受到氢弹袭击之后,距离爆炸地点140英里半径范围内的所有人都会被放射性尘埃杀死。美国人为此感到惊慌。

艾森豪威尔政府的新一任联邦民防管理局局长瓦尔·彼得森,提出缩减或取消之前的避难所计划,而赞成在发出攻击预警时从城市撤离居民。1955年,彼得森说,生活在大多数城市的居民只有一个选择:“留下来等待死亡,或者撤离并生存下来。”

遗憾的是,彼得森的计划有几个关键的失误。即使市民有时间撤离,也有地方可去,但是道路和桥梁等基础设施却无法应付数量众多的难民。彼得森也很快回到了这样的观点:呼吁公民建造某种形式的核辐射避难所,并在里面储存可以维持五六天生活的食物和水。按照“撤离至避难所”的方法,居民们要从目标区域转移到位于别处的避难所。彼得森建议为那些不能及时赶到避难所的人沿着道路挖掘沟渠。1958年的美国国家避难所政策把重点放在家庭避难所,而不是撤离。

面对高昂的成本即使美国上层权贵也缺乏足够的私人避难所,在美国的所有州长中,只有5个州的州长拥有自己的核辐射避难所;在肯尼迪总统的内阁成员中,也只有邮政部长J·爱德华·戴拥有家庭核辐射避难所。不过,美国陆军工程兵在肯尼迪总统位于马萨诸塞州科德角海恩尼斯港的避暑别墅为他建造了一个核辐射避难所,美国海军部门也在佛罗里达州的皮纳特岛为肯尼迪总统建造了另一个核辐射避难所,从这里乘坐直升机到肯尼迪位于棕榈滩的冬季别墅只需要5分钟。核辐射避难所中有15张分为上下铺的金属床,可以容纳30人。

但是,上述核辐射避难所都比不上美国国会的核辐射避难所,它位于西弗吉尼亚州白硫磺泉镇绿蔷薇度假酒店建筑的地下,于1959年按照当时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的命令秘密建造,1962年春天完工,然而直到1992年美国《华盛顿邮报》的揭秘,它的存在才广为人知。

美国国会的核辐射避难所又称为“防核地堡国会”,面积达1万平方米。根据美国政府的计划,如果爆发核战争,国会全部500多名参众两院议员及其助手共约1000人,将被立即转移到地堡里,在里面生活及维持政府的正常运作。

为防核武器爆炸及辐射威胁,该地堡建造在地下20米深处,水泥墙厚达1米至1.5米,大门是重25吨的经过伪装的防爆门,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关闭。地堡内拥有必需的生活用品以及储存了许多食物,有独立的发电站、净水系统、空气过滤系统以及可以容纳12张病床的医疗室,即使与世隔绝,也足够里面的人生存60天。另外还有一个电视演播室,“立法者们可以通过它向全国发表演讲”。 

“防核地堡国会”一直保持随时待命的状态,美国政府特别安排70人负责其日常事务,例如及时更换里面的食物。相关的运作机构预先制定了周密详细的程序,将议员们通过公路、铁路或者飞机,从首都华盛顿转移至这个地堡。一旦接到指示,议员们可在4至8小时内转移到该处。

这个地堡从未使用过,虽然它在古巴导弹危机期间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一个家庭的成员是否会一起躲进他们的避难所取决于受到攻击的时间。当关键时刻到来时,除了晚上,家庭成员很可能会分散在工厂、学校或其它地方。

女众议员玛莎·格里菲斯(密歇根州的民主党人)向《洛杉矶时报》指出,大多数公共避难所都位于城市中心地带,“如果炸弹在晚上落下的话,那么这些避难所可能救不了什么人,除了在街头流浪的乞丐、醉鬼以及少数在医院或当地报社值夜班的工作人员。”

肯尼迪总统设定了一个目标——“尽可能迅速地为每一个美国人提供核辐射防护”。政府官员说,那些买不起商业避难所的人可以在自家后院中挖一个洞,利用木板和沙袋当顶棚,在里面储存紧急用水和罐装食品。

由于有钱可赚,美国的民防产业几乎在一夜之间拔地而起。40多个不同的制造商出售核辐射避难所,这些避难所由钢筋混凝土、波纹金属、铝和其它建筑材料制成。其中一些核辐射避难所的价钱超过4000美元,这相当于美国人1960年的平均收入。

避难所最大的一个问题是道德问题。私人避难所的空间和储备只能够满足一个家庭自己的需要,如果受到炸弹攻击时,邻居想要进入某个私人的避难所,并且希望分享里面的食物,这时私人避难所的主人该怎么办?许多人的回答是:驱赶他们,必要时使用致命武力。

美国《时代》杂志刊登的一篇文章的标题是《用枪对付邻居》,一位芝加哥市居民说:“当我的避难所完工以后,我要在出入口放一挺机枪,如果有炸弹落下,我的机枪可以阻挡邻居进来。”一位观察员推测:无处藏身的邻居可能会用塑料袋把避难所的通气口堵住作为报复。

传教士比利·格雷厄姆对《纽约时报》说:“我觉得我应该为我的家庭承担主要责任,但是我不相信在邻居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我自己会呆在避难所中。”科罗拉多州丹佛市附近的杰斐逊县的民防主任则没有这样的犹豫。他在自己的私人避难所中配备了多种武器,以用于阻挡入侵者。

上述种种问题也使肯尼迪总统感到吃惊。肯尼迪政府的历史学家亚瑟·施莱辛格说:“肯尼迪总统沮丧地说,他希望自己从未说过这件事,也就不会产生这么多的问题。他希望尽快给这个狂热运动降温。”

美国的避难所的繁荣时期结束了。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总统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遇刺身亡,林登·约翰逊继任美国总统,新政府执政以后,民防的优先级别降低。关于民防计划的美国官方历史文献写道,“这个话题开始慢慢不再被公众所关注,而约翰逊总统也允许对这个话题的关注度进一步下降。在通过避难所激励计划法案时,约翰逊总统没有向国会施压,该法案提议向建造避难所的非营利机构提供经济补偿。”

美国建造核辐射避难所的总数量无法得知。许多避难所建在很隐蔽的地方,希望能够避开邻居的注意。据估计,1965年美国大约有20万个避难所,而一位名叫肯尼思·罗斯的作家在他的有关文章中写道,美国家庭的避难所只占其中很小一部分——每266个家庭只有一个避难所。

美国的避难所运动不景气的部分原因是军备控制协议的出现和美国政府不愿意为避难所项目提供资金。不过其主要原因是公众对此缺乏兴趣。

尽管如此,美国的民防计划仍然设法保留了下来。经过几次名称更改和机构重组,1972年该计划被分配到国防战备局,在美国国防部提交给国会的年度报告中,它也要负责编写几页。

1982年,美国的民防计划再一次成为头条新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T. K.琼斯宣称,核战争并不是毁灭性的,“只要有足够的铁锹,每个人都能活下来。”他说。铁锹用来挖洞,洞口盖上两扇门和3英尺的泥土。“真正起作用的是泥土。”

15614886789
衡水金盾官方微信关闭
二维码